未来阅读,谁主沉浮?

2017-06-30

从电子书诞生的那一刻起,仿佛就注定站在了纸质书的对立面,与这位资历深厚的老大哥一较长短、一争高下…… 

1993年,当世界上第一部电子小说《宿主》在两张软盘上刊出后,它的作者彼得·詹姆斯便受到媒体攻击:一场灾难的预兆,将摧毁我们所熟悉的文学。

1995年,还是这位彼得•詹姆斯,在美国加州大学座谈会上谈论文学创作的未来:当电子书变得比印刷的小说更方便阅读的时候,它们会流行起来。这一言语当即引发众怒,他险些被赶出会场。 

2007年11月,第一代Kindle发布。

2008年至2010年,美国电子阅读市场高速增长,最高增长率达到1260%,纸质书销售滑坡,书店陷入困境,全美图书出版行业普遍认为,纸质书未来前景黯淡。 

2007年1月,乔布斯发布了第一代iPhone。

2008年9月,美国运营商T-Mobile推出世界第一款Android手机T-Mobile G1。

此后,IOS和Android逐步取代了Symbian,更快的芯片处理速度,更高的屏幕分辨率,更强大的操作系统,更便捷的移动网络,移动智能产业迅速发展。 

从2011年起,包括Kindle在内的电子阅读器销量开始下滑,2011 至 2016 年间,电子书设备的销量降幅超过了 40%。在地铁上你会发现,拿出Kindle看书的人越来越少,大部分人都在低头摆弄手机。

电子阅读器的发展曲线由顶峰逐渐滑落,一是它仅仅改变了阅读的载体,对内容表达的呈现方式却无任何新意,通过墨水屏看到的东西和纸张上面一般无二。 

二是大众文娱知识消费有了更多选择,听读、自媒体、网络直播等新兴媒介参与到电子阅读的竞争体系当中,迅速攻占了国民阅读总时间。

 

智能手机能干的事情实在太多,何必再带上一部电子阅读器出门?中关村在线曾有文章调侃“不只是你的 Kindle 在家接灰……”。 

售卖纸质书的线下书店仿佛重新看到了春天,纷纷革新业态与电子书市场争夺读者资源。亚马逊也开起了线下书店,意图通过对线下消费者的阅读习惯进行大数据分析,从而探寻电子书发展的方向。 

两者在此消彼长中不断博弈,鹿死谁手,尚未可知。 

难道电子书与纸质书一定要势成水火、两不相容?如果两者可以融合发展,那么谁才是连接虚拟与现实的桥梁? 

AR,一定是AR。 

作为一项使能性技术,AR赋予纸质书太多的可能,使其内容表达的呈现方式获得无限延展,破除了纸张与电子屏幕的隔阂,将两者巧妙相连。 

同时,作为新一代电子阅读方式,图像识别、虚拟成像、云计算、人机交互的迅猛发展为AR阅读提供了更为广阔的想象空间。 

AR阅读的呈现方式灵活多样,既可以与纸质图书相融合,也可以以电子书的形式独立存在。比如:由梦想人科技独立开发的AR/VR少儿教育娱乐内容平台4D书城,汇集了教材教辅、童话成语、科普读物、儿童绘本等数千本AR电子图书。

 

以“AR学科学”“AR学物理”等教材教辅类AR电子图书为例,在内容上以国内权威教育出版社发行图书为蓝本,与教材教辅深度融合,确保知识内容的科学性、严谨性;同时又以电子书的方式呈现,聚合了文字、图片、视频、语音、4D动画等多媒体资源,构建可看、可听、可交互的多维学习模式,形成了完整的知识链。 

即丰富了纸质书的内容,又顺应了电子阅读方式,AR电子图书将两者完美地结合在一起,为读者提供了全新的阅读体验。 

面对电子阅读器出现的颓势,有人说是电子阅读的风口已过。但在梦想人科技看来,风才起,弦未满,其实刚刚开始! 

未来的阅读,一定是AR!


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