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方式变迁史:被AR重新定义的“阅读”

2019-07-16

《2018年度中国数字阅读白皮书》数据显示,截至2018年底,我国数字阅读用户总量达到4.32亿,人均数字阅读量达到12.4本,人均单次阅读时长达71.3分钟。从数字阅读方式来看,手机阅读已成为国民数字化阅读的主流,5G将开启“屏幕阅读”时代。

 

打开手机阅读,的确成为移动互联网时代读者的习惯,每个人的手机上都或多或少装着几个阅读类APP。阅读方式的改变意味着,我们迎来了阅读4.0时代,即一个智能化、自动化的时代。

 

从阅读方式的时代演进来看,阅读主要历经了以下四个时代:

 

阅读1.0

 

阅读1.0时代,以单纯的纸质阅读为主。人们仅仅通过买书、看书、做笔记、写书评等方式与书产生联系。

 

虽然与后来兴起的阅读方式相比,纸质阅读拥有诸多弊端,如外形笨重,不方便携带;阅读形式较为单一;不方便作多次修改等,但作为在人类历史进程中传承了几千年的阅读方式,纸质阅读在数字化阅读流行的当下依然很重要。尤其是纸质阅读对于培养未成年人良好的阅读习惯、提升专注力,都具有数字化阅读所不能替代的作用。

0002.jpg

图片来源:网络

 

当前,基于数字化技术的阅读也大多以纸质书为介质,配合移动终端完成阅读,如AR阅读等。

 

 

阅读2.0

 

进入阅读2.0时代,人们开始有了具备阅读功能的设备,如电脑、手机、电子阅读器等。电子书拉开了数字阅读的时代序幕,颠覆了传统的阅读习惯,大大节省了存储空间。

 

第一批数字阅读的读者主要通过访问WAP网站进行阅读。2007年,第一代Kindle电子书诞生,用户可以通过无线网络使用Kindle购买、下载和阅读电子书、报纸、杂志、博客及其他电子媒体。从此,纸质图书的内容可以通过互联网下载至电子阅读器,方便随时携带阅读。

 

0003.jpg

图片来源:网络

 

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兴起和智能手机的大量普及,阅读规则再次被改写,阅读类APP应运而生,随时随地阅读图书成为常态,大大提高了碎片化时间的利用率。

 

但无论是电子阅读器,还是阅读类APP,其承载的电子书内容相对较为简单,难以与纸质书相比,且阅读效率较低。

 

 

阅读3.0

 

阅读3.0时代,则以多媒体印刷读物(Multimedia Print Reader,简称“MPR”)为代表。

 

MPR将多媒体数字技术与纸质印刷出版物相结合,通过阅读终端将出版物对应的电子媒体文件表达出来,从而使读者获得同步闻听看读的效果。

 

MPR催生了新的电子技术和载体,如通过点读笔点读书本,让无声书变成“有声”的书本;通过扫描书本中的二维码,链接到音视频等电子资源。

 

0004.jpg

图片来源:网络

 

但由于注入数字资源的有限,资源类型的单一(主要以音频为主),使得阅读过程相对封闭;二维码的滥用则会影响书本版面美观,提高印刷成本,且容易引发安全问题。

 

 

阅读4.0

 

到了阅读4.0时代,最开始发力的是融合出版物,而将之发扬光大的则是AR出版物。

 

可以说,AR出版物是传统优质内容与高质量数字资源融合的产物,打造了一个由内容、读者、作者以及其他主体组成的互相关联协同的生态圈,要求内容选取与信息检索趋向智能化,内容发布与资源呈现实现自动化

 

0005.jpg

 

借助AR技术,可以在纸书上叠加丰富的全媒体数字资源,使出版内容的数字化呈现维度大大提升;除传统的音视频外,整合3D资源及360度全景资源的能力突出;基于图像识别的检索方式,能让数字资源更快速精准地呈现;在纸书高效阅读的同时使用富媒体资源辅助阅读,进而打造出智能化、立体化、互动性、即时性的AR阅读体验。

AR出版还是数据驱动和智能优化的出版,是在大数据积累下,具备智能算法驱动力的出版。基于大数据分析挖掘用户兴趣点及内容呈现形式,可以驱动制作及呈现更优质及符合用户阅读兴趣的内容。

 

其实,阅读在每个时代的变革其目的都是一样的,让人们看好书,以及更好地看书。从封闭单调到丰富多彩,科技的发展为我们的阅读打开了一扇又一扇窗,让我们无时无刻不在享受更具魅力的阅读。

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

在线咨询
联系电话

400 8282 711